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已于3月1日正式实施,这是文化领域的一部基础性、基本性、全局性的重要法律,弥补了文化立法的短板,对推进公共文化服务的法制化、规范化具有重要意义,对于保障人民群众基本文化权益是一个重大利好,对于我们文化工作者是一个巨大的鼓舞。 

  保障法凸显了以下几个亮点: 

  首先,保障法科学地界定了公共文化服务、公共文化设施概念。保障法提出:本法所称公共文化服务,是指由政府主导、社会力量参与,以满足公民基本文化需求为主要目的而提供的公共文化设施、文化产品、文化活动以及其他相关服务。这一概念提纲挈领地指出了公共文化服务的责任主体、服务目的、提供方式、服务内容等要素。保障法还提出:本法所称公共文化设施是指用于提供公共文化服务的建筑物、场地和设备,主要包括图书馆、博物馆、文化馆(站)、美术馆、科技馆、纪念馆、体育场馆、工人文化宫、青少年宫、妇女儿童活动中心、老年人活动中心、乡镇(街道)和村(社区)基层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、农家(职工)书屋、公共阅报栏(屏)、广播电视播出传输覆盖设施、公共数字文化服务点等。这打破了公共文化设施的行政隶属界限,有助于统筹推进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,对盘活现有公共文化服务资源、提高综合效能具有重要意义。 

  其次,保障法以法律形式确定了公共文化服务的发展方向、基本原则等重要内容,实现了人民群众基本文化权益从行政性“维护”到法律“保障”的跨越,公共文化服务由可多可少、可急可缓的随机状态向标准化、均等化、专业化方向转变。保障法指出,公共文化服务要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前进方向,坚持以人民为中心,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,坚持百花齐放、百家争鸣的方针,坚持均等化、以人为本、科技融合、社会化等原则。 

  再次,保障法为各级政府推进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了基本的法律依据,强调了各级政府在公共文化服务中的主导责任,厘清了各级政府、公共文化服务主管部门、公共文化设施管理单位、公民以及相关社会组织的职责和义务,明确了公共文化服务中的若干重要制度。如: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制度、公共文化服务设施免费开放或优惠开放制度、公共文化服务公示制度、公众参与的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效能考核制度、公共文化服务资金使用监督和公告制度等。为各级政府确保行政权力不越位、不错位、不缺位提供了法律依据,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提供了坚实保障。 

  第四,保障法明确规定了罚则。和2003年的《公共文化体育设施条例》相比,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不但更全面,而且对于法律责任的责任主体、处罚措施、由谁执行等内容规定更加具体,可操作性更强,对我们下一步推进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工作具有较强的指导意义。 

  近年来,在文化部的领导下,在省委、省政府的大力支持下,我省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取得一定成绩,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得到加强,基层文化队伍进一步巩固,公共文化服务内容日益丰富,服务能力和服务水平显著提高。但由于经济底子较薄,历史欠账较多,与文化部的要求和省委、省政府的期望还有一定差距。《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》的实施给我们带来了机遇,我们将借助贯彻落实《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》,以保障法为引领,将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各项重点任务贯穿起来,打组合拳,补齐短板,步步抓落实,逐级抓建设,层层抓考核,推动我省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水平再上一个新台阶。2017年,我们将主要做好以下几项工作: 

  一是加强执法监督检查。积极配合人大有关部门开展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执法监督工作,重点对地方各级政府履行政府保障职责情况、各级文化主管部门推进业务建设情况、公共文化设施管理单位开展服务情况等进行督查。对督查过程中发现的先进典型予以表彰推广,对落实不力的给予批评教育,并责令限期改正,切实维护保障法的严肃性。 

  二是推进《山西省关于推进基层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建设的实施方案》出台。目前该方案已提请省政府常务会审议。 

  三是起草我省县级公共图书馆文化馆总分馆制建设方案。 

  四是建立公共图书馆、文化馆(站)服务规范。 

  五是开展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绩效第三方考核评估课题研究。逐级建立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考核体系。 

  六是继续推进乡镇综合文化站建档立卡工作。 

  七是逐步建立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数字化管理平台,利用数字化手段实现现代化管理。